<i id='b5mnp'></i>

    <ins id='b5mnp'></ins>

        1. <span id='b5mnp'></span>

          <acronym id='b5mnp'><em id='b5mnp'></em><td id='b5mnp'><div id='b5mnp'></div></td></acronym><address id='b5mnp'><big id='b5mnp'><big id='b5mnp'></big><legend id='b5mnp'></legend></big></address>

        2. <i id='b5mnp'><div id='b5mnp'><ins id='b5mnp'></ins></div></i>
        3. <tr id='b5mnp'><strong id='b5mnp'></strong><small id='b5mnp'></small><button id='b5mnp'></button><li id='b5mnp'><noscript id='b5mnp'><big id='b5mnp'></big><dt id='b5mnp'></dt></noscript></li></tr><ol id='b5mnp'><table id='b5mnp'><blockquote id='b5mnp'><tbody id='b5mn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5mnp'></u><kbd id='b5mnp'><kbd id='b5mnp'></kbd></kbd>
        4. <fieldset id='b5mnp'></fieldset>

          <code id='b5mnp'><strong id='b5mnp'></strong></code>
          <dl id='b5mnp'></dl>

          秦塤中狀元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佐佐木希 av_佐佐木希 下载_佐佐木希av

            宋高宗紹興年間,秦檜投降賣國,以“莫須有”的罪名害死嶽飛,一手把持瞭朝中大權,滿朝文武,一半是他的親信。可秦檜仍不滿足,擔心自己死瞭以後,後人要給嶽飛平反昭雪。於是,他絞盡腦汁,想把自己的子孫拉進朝廷裡來,到時好接自己的班,讓嶽飛永世不得翻身可他的兒子秦火喜是個隻知道吃喝嫖賭的花花公子,胸無點墨。無奈,秦檜隻好把眼光落在孫子秦塤的身上。秦塤年方十八,聰明好學,秦檜想方設法為他弄瞭個類貢進士的頭銜,這樣,秦塤就有資格參加最高規格的科舉——貢舉考試瞭。

           這年適逢大比,朝廷開科取士。主考官頓時成瞭肥缺。有個叫程子山的中書舍人,才學挺高,但品行不好,鞍前馬後拼命巴結秦檜,希望秦檜能舉薦他。秦檜一直懶得理會他,直到有一天散朝後,才瞇著三角眼同他搭瞭腔,道:“老夫欲舉薦你為主考官,你意下如何”程子山一聽,心花怒放,當下說道:“聽說您的孫子今科參加考試,這頭名狀元自然是您孫子的”秦檜不動聲色,道:“你怎麼使老夫的孫子中狀元呢”程子山道:“大人,隻要您孫子在試卷上做這麼一個記號……”秦檜的臉色一下子陰下來,程子山心知不妥,忙改口道:“我……我想法子把考題親自送往府上……”不料沒等他說完,秦檜已勃然大怒,一口唾沫啐在他臉上,罵道:“你這可惡的東西,想陷老夫於不仁不義之境想讓天下人嘲笑老夫齷齪無恥嗎哼,老夫的孫子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中狀元”程子山被罵瞭個狗血噴頭,愣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秦檜最後甩瞭句:“明天你到老夫府第來,老夫要好好開導開導你這個糊塗不曉事的東西”說完,氣沖沖地上轎走瞭。程子山如墜五裡霧中,好半天回不過神來。

            第二天一大早,程子山膽戰心驚地來到秦府,早已等著他的管傢把他引進瞭東廂。這間屋子的陳設挺簡單,桌椅之外隻有一個書櫥。桌子上端端正正放著一個淡青色錦盒,程子山以為裡面放的是秦檜的機密要函,動也不敢動,便坐在桌子旁,斜欠著身子等著秦檜的召見。

            過瞭好長時間,秦府管傢才來給他沏茶倒水。程子山哪有心思喝茶,忙問秦丞相何時召見他。那管傢不冷不熱地道:“今天來拜訪的客人分外多,全是朝中大臣,相爺正在客廳忙著呢。你就耐心等著吧。”說完就走瞭。程子山一聽,心涼瞭半截。不消說,這些人也是沖著主考官這頂烏紗帽來的但相爺讓他在此等候,哪敢不從,無奈隻好打起精神坐等。

            無意中,他往桌上一瞟,發現那個錦盒不知什麼時候被打開瞭,裡面沒有什麼機密要函,隻有一篇謄寫得工工整整的模擬應試文章。程子山不覺翻起來,看過之後,他覺得這篇文章雖說文采不錯,但文理還顯稚氣,不夠老練,筆法也不盡圓熟。剛看完,那個管傢第二次來瞭,瞟瞭瞟翻開的文章,邊續茶水邊告訴程子山,他已通報瞭相爺,相爺說今天無論早晚都要同程子山見見面的。管傢說完話,一轉身又走瞭。這時,桌子上突然變戲法似的多瞭一支筆、一方硯臺和一條墨。程子山本是科班出身,如今守著這文房三寶和那篇文章,不覺技癢,也不及細想,便自己磨好濃墨,掂起筆,在那篇文章上批改起來。改畢,又搖頭晃腦地念瞭起來。

            終於,那個管傢第三次來瞭,說相爺在客廳裡等著呢。程子山不敢怠慢,忙整理衣冠,準備拜見。一出房門,發現天已正午,自己呆瞭整整一上午。

            進得客廳,見秦檜正同幾位朝臣拜別呢。見瞭他,秦檜隻略略客套兩句,便把他同那幾位朝臣一塊兒打發出門瞭,連一句秘密話也沒對他說

            程子山回來後涼透瞭心,心想主考官這頂烏紗帽是徹底沒戲瞭,心裡別提有多懊喪。第二天一上朝,秦檜出班,向宋高宗舉薦主考官。他舉薦的竟是程子山程子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差點當堂向秦檜下跪。下朝時,他蹭到秦檜身旁,打算向他說幾句感恩戴德的話。秦檜也沒理他,隻是翻瞭翻眼皮,別有深意地盯瞭程子山一眼,一言不發地上瞭轎。就算程子山再笨,此刻也把昨天和今天的兩件事聯系到一塊兒瞭,頓時恍然大悟。

            程子山一上任,就奉命來到貢院負責出題。出題時,他想都沒想就將考題定為在秦府所見那篇文章的題目。不久,貢舉考試發榜,高中頭名的果然是秦檜的孫子秦塤

            秦塤如此年輕就中瞭狀元,消息傳出,舉朝嘩然,連宋高宗也不太相信,下旨核審。反對秦檜的大臣趁機奏本,彈劾秦檜和程子山狼狽為奸,串通作弊,理由是程子山被任命為主考官的前一天曾到秦檜府第拜見秦檜。但是,沒等秦檜開腔,馬上就有幾位朝臣出來為秦檜作證,說那天秦檜忙於會客,自始至終都沒抽出工夫單獨約見程子山,兩人根本不可能有時間串通,而程子山是與他們一塊出秦府的。

            高宗又叫人捧來秦塤的試卷,親自審查,隻見試卷彌封如初,整整潔潔,確是一篇花團錦簇的好文章至此,一場風波徹底平息瞭,秦塤也被留在朝廷擔任要職。

            秦塤本人也沒有想到自己會中狀元。考前,秦檜出瞭道文章題目考問他,說是讓他練練筆。他認認真真寫好後,又工工整整地謄清呈給秦檜。過瞭兩天,秦檜拿瞭改稿交給他,叫他回去細細揣摩。秦塤看瞭改稿,覺得改得很有見地,不由得讀瞭又讀,對此文早已爛熟於心。考試時,秦塤一看試題,不由得樂瞭:真巧,正是自己寫過、改過的文章,自己的運氣咋這麼好呀他拿起筆來,不費吹灰之力,一揮而就。

            秦塤中狀元後,秦檜為瞭滅口,先毒死那個管傢,又尋個借口將程子山發配到海南島,永不赦回。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事情的真相不知怎麼還是傳到瞭秦塤耳朵裡,他又羞又愧,說什麼也不願再在朝中助紂為虐,便一再請求外任,脫離瞭祖父的“蔭庇”。

            秦檜費盡心機,瞞天過海讓孫子中瞭狀元,卻沒想到孫子不願與他沆瀣一氣。他知道自己千古罪人的罵名是怎麼也揭不掉瞭,不多久就鬱鬱病死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