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3注册开户 记化工学院应用化学系安茂忠教授

贵州快3注册开户

校情总览

记化工学院应用化学系安茂忠教授

发布时间:2019-10-27 21:00:18

导师简介:
    安茂忠,男,47岁,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化工学院应用化学系主任。1979年9月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先后获得工学学士、工学硕士和工学博士学位。自1986年6月起一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从事应用电化学的教学与科学研究工作。近年来,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10项,合作出版专著4部,主编教材1部,发表研究论文140余篇,其中SCI、EI收录论文50余篇。
作者简介:
    张锦秋,女,30岁,博士,讲师。2004年9月开始作为硕博连读研究生,在哈工大化学工程与技术学科学习,师从安茂忠教授。2009年4月博士毕业后,留校工作,在化工学院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研究方向为金属电沉积。联系方式:zhangjinqiu@hit.edu.cn。 
    哈工大报讯(张锦秋/文)研究生都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在读研之前去找导师。这是一个略微复杂的过程,要思考自身的发展方向,要考虑导师的学术地位,还要看竞争是否激烈,自己能不能被中意的导师收到门下。一般的程序是这样的:给导师打电话,上报自己的情况,约个时间见面,导师也对学生满意,双向选择就成功了。我和我的导师安茂忠教授之间的双向选择和一般的程序不同,带了些许时尚和戏剧的效果,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是2004年4月,我通过了硕士的招生考试,而且还是公费的,可以硕博连读,内心狂喜的同时,没忘了同学的提醒,赶紧去找导师,去晚了可挑选的余地就小了。实际上,我已经迟到了,因为我是工作了4年之后,以社会考生的身份考上的,等我去联系导师的时候,在我们这个专业,当时很热门的电池方向的博士生导师都被预定了。有一点失望,但咱也不能气馁啊,考上了就很不容易了,电镀方向也可以。后来打听到,安茂忠教授那里还有名额,赶紧联系吧。可是怎么联系啊,安老师在日本做访问学者呢,打电话也太贵了吧? 
    我到安老师的实验室,把师兄师姐们和导师联系的方式要到了,是电子邮件地址和一串QQ号码。然后我就给安老师写了邮件,把我的简历和照片发了过去。第二天,接到安老师同意接收我为硕士生的回信,我当时的高兴劲就甭提了。接着,把安老师加为QQ好友。在一个傍晚,我和安老师通过QQ实时地联系上了。我对安老师说:“我在您的办公桌上见到了您的照片,我也给您发了我的照片,我们就算见过面了吧。”安老师在QQ上打了一个笑脸,说:“算是吧。”他后来评价说:“这是一个别开生面的招呼,很特别,这么多年也很难忘记呢。”现在回头看,我也真是幸运,要不是安老师那年春天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找他的学生少,我也没有机会进入安老师的门下。就是通过那次QQ联系,安老师根据我的情况,指导我去插班听课,补习本科生的专业课程,为后来的学习和科研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 
    转眼就是秋季,办好入学手续后,安老师指导我们几个新来的硕士生填报选课单,这是第一次和安老师近距离地接触。安老师接近一米八的身高,宽阔的肩膀,很符合山东人的特点。他的声音洪亮,掷地有声,给每个人安排课程的时候井井有条,充分考虑了以后每个人课题的实际需要,感觉安老师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严肃认真、待人诚恳、朴实无华。硕士研究生第一年学习期间,和安老师的接触比较少,除了为申请硕博连读去办公室找过他,再见面就是在安老师讲授的《现代电化学测量》这门课上。可是上课的日子太过于匆忙,也没和老师说过几句话。安老师还是印象中的那样严肃,不苟言笑。 
    都说字如其人,这话还是有一定依据的。比如安老师的签名,就和大多数人飞扬潇洒的签名有所不同,他的签名很工整,中规中矩之中却透着凌厉的笔锋。我在研一生活快结束的时候就领略了安老师的凌厉。因为我是工作过后再读研,感觉上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学习也分外努力,绝对是我求学多年来最刻苦学习的一段日子。付出总是有回报的,我的硕士考试成绩在全班30人中排第3,自己也很欣慰。这种高兴的事当然也要和导师一起分享,哪曾想,安老师听我汇报完之后,却说:“你不是本专业本科毕业的,基础很不牢固,需要好好的补习才行。”我当时就觉得安老师看问题可真是准啊,一下子就叨住我的死穴,压制住我飘飘然的心态,得了,咱啥也别说了,继续好好学习吧。 
    2005年5月份,开始进入实验室做课题,我和安老师的“交锋”才刚刚开始。我选择课题的时候,安老师手里还剩下两个题目没人做,我就选了“无铅可焊性镀层的电沉积”,这是哈尔滨市科委的科技攻关项目,比起同班同学做的863、国家基金项目,我做的就是一个小课题。不过,有了上次汇报考试成绩时比较窝火的经历,我心里憋着劲儿,说什么也不能让“土著”(注:本科毕业于本校的学生)把我这个“移民”比下去。看资料,做实验,一种方法不行,再换一种。到9月份课题组内部汇报的时候,我的实验数据充分、有阶段性的成果,安老师在汇报总结上第一次表扬了我!我的内心不断地感慨:重见天日啊! 
    我曾经当过高中教师,知道要想从老师那里学习更多的东西,学生就要主动一些,不能被老师推着走。如今变身为学生,我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主动性,遇到问题就和安老师探讨,有时还不明就里地抱着错误的观点使劲儿犟嘴,搞得一向沉稳的安老师也忍不住说话声越来越大,不得不引经据典,又是画图,又是翻书的,把我的貌似虚心向学,实则无理辩三分的嚣张气焰打压下去。我最后只能心服口服地承认是自己才疏学浅,然后学着安老师的样子,翻书,画图,把问题搞懂。安老师用极大的耐心,指导我搞科研,正是在和老师的深入交流中,我不仅解决了实验中遇到的困难,也学习了很多安老师解决科学问题的方式方法,这是在书本和课堂上都难以学到的。 
    有一个学期,我对于课题所涉及到的焊接方面的问题十分困惑。安老师得知后,特意带着我和我的一个师弟,亲自去找焊接专业的王春青教授请教,让我受益匪浅。安老师这种亲力亲为的作风感染了我和师弟,也增强了我们要把这个课题做好的决心。除了实验技术和专业理论上的指导,安老师把我写的每一篇论文都要修改两遍以上。论文中得出的一些重要结论,我们反复推敲,有的还补充实验进行验证。在安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我的课题进展很顺利,申请了专利,发表了本专业高水平的SCI文章,我在读博士的过程中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和进步。 
    教育学理论里常说“教学相长”,我感觉安老师也在与我们这些学生的接触中而有所改变,也许他还没发现。记得2007年元旦,课题组新年会餐的时候,我们几个学生为了活跃气氛,出了几道脑筋急转弯的题,其中一道题问:“熊猫毕生的两个愿望是什么?”题不算难,同学们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一是治好黑眼圈,二是拍张彩色照片。”大家呵呵一笑,这道题就算过去了。正准备出下一道题时,听见安老师自言自语了一句:“为什么要拍彩色照片呢?”大家立刻哈哈大笑,原来安老师幽默因子这么少啊,他严肃的表情,发自内心的疑问,配合着当时的气氛,简直可以媲美当今最流行的冷笑话!而在去年年末,我在实验室里写英语论文,随口问了一句:“Toward和towards有什么区别?””恰好安老师在做实验,他率先回答:“差个s。”实验室的同学们又是哈哈大笑,因为安老师是学日语的,他这么回答,也太幽默了吧!在课题组快5年了,我还是头一次发现安老师主动幽默了一把,这应该是受到我们年轻人活跃气氛的感染吧。尽管安老师看起来还是那么严肃认真,但是在我对安老师的定义中,已经刨除了古板的字眼。 
    记得当初要选择是否硕博连读的时候,有人跟我说:“硕博连读要五年的时间,而且是你的青春中颇为宝贵的五年,五年后会发生什么,形势会有什么改变,我们谁也看不透,你要考虑好再读。”如今,我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因为这五年中,我一直在安老师的鞭策、鼓励和指导中学习着、进步着,我随着时代在走,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现在,我已经博士毕业,留在安老师的课题组继续工作。表面上,我用五年的时间提高了自己的学历,改善了自己的生活。实际上,我用五年的时间融入了哈工大,融入了安老师的课题组。我不再纠结于自己是“土著”还是“移民”,因为我的目光更加长远和开阔,我的思想中不再是只有自己,我的心中开始为我们化工学院的学科建设,开始为哈工大的发展而有所考虑,这就是从我的导师安茂忠教授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学生的进步凝聚着老师辛勤的汗水。安老师,您辛苦了!我衷心地感谢您!